201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7月1日至3日在中国大连举行,今年大会议题涉及金融市场开放、大宗商品国际化、数字货币、5G等诸多方面。

  据中国日报,总理在论坛开幕式上重申了中国对外开放的决心。“

  在金融业和服务业领域,我们开放的步伐不仅不会停,而且会不断地加快。”

  总理还表示,中国将深化金融业和现代服务业开放,将于2020年提前一年实现取消对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等金融领域的外资股比限制。

  根据2018年版以及最新公布的2019年版《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中国原定于2021年取消上述金融领域外资股比限制。

  据21世纪经济报道,6月3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放宽了在城市燃气、电影院、增值电信、石油天然气开采等领域的市场准入。

  同日,中国还首度发布了《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2019年版)》,新增5G核心元组件、集成电路用刻蚀机、芯片封装设备、云计算设备、工业机器人、新能源汽车等多个条目,支持外资更多投向高端制造、智能制造、绿色制造等领域。

  关于期市国际化

  大连商品交易所理事长李正强在本次达沃斯论坛上表示,大宗商品对外开放是适应期货和实体经济高度关联的内在需要。

  李正强表示,现在SDR货币篮子中人民币占有10.92%的份额,但实际上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结算、支付结算的比重不超过2%,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与篮子中的比例差很多。希望在对外开放之后让海外和中国的交易者在中国市场上共同交易出一个以人民币计价的大宗商品期货价格。

  李正强称,一旦期货价格成为国际贸易的定价机制,国际贸易商就可以利用这个价格和海外市场卖方谈判,形成新的贸易合约,这样就将人民币带出去了。

  关于企业融资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在本次达沃斯论坛上表示,改进中小企业融资难,要做的是提高银行利率而不是降低利率,大多数银行在基准利率的情况下可能不能为中小企业提供贷款,因为风险比较高。

  黄益平认为,不论是表内业务还是表外业务,应该用统一的标准,所有的交易应该在监管之下。

  黄益平强调,如果希望推动表外业务回到表内,一是要支持通过银行合规来满足监管的要求。“现在的问题是很多银行资本不足,不能把表外业务回到表内。”二是利率市场化的问题,一些表外业务的利率更高,现在如果回到表内,很多业务就不能做了。

  关于美联储降息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在本次达沃斯论坛上也表示,今年美联储降息一次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不认可降息三次。

  朱民分析认为:

  首先,英国的硬脱欧确定性在上升,从而导致全球风险上升。一旦今年10月28日英国硬脱欧,所有的商品在那一天在码头和边境边上会停下来进不了英国、出不了英国,所有的人在英国和北边的疆土的边界会被拦下,进不去也出不去。因为英国要单独与162个国家签订贸易协定,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金融界的所有共同协议用欧洲标准还是英国标准,在那一分钟必须改变,这个世界完全是混乱的。这是今年我们面临的第一个大风险。

  另一个风险是,今年下半年将有可能出现金融和经济周期性下滑的风险。金融和经济周期性下滑的确定性是在的,但是同时风险在上升。“美国从去年经济增长2.9%,今年第一季度走得很高,第二季度现在下滑,第三季度会继续下滑,今年增长速度也就是回到2.3%、2.4%左右。这就是为什么美联储一会儿加息,一会儿减息,犹豫不决给市场造成很大波动的一个重要原因。”朱民解释。

  此外,对于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今年会降息三次的说法,朱民并不认可。他表示,随着经济周期性下滑和全球不确定性上升,美联储降一次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关于数字货币

  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黄毅在本次达沃斯论坛发言,其表示互联网改变了金融的生态,互联网思维对银行传统的银行形成了巨大的挑战,后来的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形成了一个更大的挑战。

  对于Facebook新近发布的数字货币Libra,黄毅表示,如果Libra一旦成功,对金融行业就不是挑战了,而是颠覆。

  朱民则表示,很难说Libra是一个支付宝,因为支付宝是一个支付中介,而Libra是从支付开始,有储备有本金和债券做抵押物,有一篮子货币作为标注和定价的,它的核心概念是货币。

  第二,Libra的核心概念是跨境。

  第三,Libra是把央行要考虑的政策和商业银行支付的功能其实都给结合起来了。“所以这个框架是很有意思的。”

  朱民直言,“我们对Libra的出世是不应该掉以轻心的,这个对现有的金融体系、货币体系甚至未来的储备体系都会是有很大冲击。”

  但他也表示,Libra现在有很多问题,比如它的杠杆性问题、储备问题、中央集中的管理体制和机制,都有很多很多问题,它还在非常初始的阶段,能不能成功不知道。

  关于5G

  京东AI研究副总裁周伯文在本次论坛上表示,5G技术的互联特性将助力人工智能算法实现从单个智能体的优化到群体式的优化,让物流机器组成“机器人军团”,由此产生的效果将大大不同。

  据周伯文介绍,5G技术有两个非常突出的能力:

  一是它能够极大的增强设备互联的能力。

  二是5G技术的延迟很低,理论上不到一毫秒,这让远端的精准手术成为可能,有望改善医疗资源在中国不平衡的状况。

  对于未来5G将在哪个行业持续发力,周博文认为,5G有三个特点:高速、互联密度、低延迟,哪个行业能从这三个特点中获益最大,哪个行业就将最早应用5G技术。

  周伯文表示,很多行业都在关注5G能够带来什么。5G就像初代的苹果手机,当时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手机能实现收发邮件、短信、接打电话的功能就够了,现在我们也觉得有4G就够了,因为我们想象不到5G普及后的时代是怎么样的。

  亚投行副行长安周奇在本次论坛上也表示,5G在很多领域都是变革性的新技术,“我们是欢迎投资的,让我们的资金可以投到市场中去”,“

  亚投行不是技术公司,而是银行,我们会为5G提供支持”。

  同时,安周奇强调,只要有需要融资的投资者和企业,亚投行愿提供资金支持。“我们已经和市场上的一些企业在合作,非常期待我们能在一些国家的5G技术方面投资,但目前还没有实际投出的项目。”。

  展望5G未来的市场潜力,GSMA大中华区总裁斯寒表示,5G在中国的发展将加快世界部署5G的速度。

  到2025年,中国将占据全世界30%的5G连接,这意味着中国将是全球最大的5G市场,对全球经济带来巨大影响。

  关于人工智能

  本次达沃斯论坛上,朱民表示,量化制造业高质量增长的一个重要指标是企业竞争力。目前,中国的制造业GDP是美国、日本德国的总和,中国有世界上最齐全的产业链。现阶段要做的是,让产业链往上游走。

  当前,人工智能横空出世,从根本上改变了制造业升级的路径,对中国是巨大利好空间和机遇,但仍带来挑战。

  益普索(中国)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刘立丰就表示,投资AI的难点在于企业能否获得好的数据,这是AI发展的关键。

  刘立丰认为,AI的风口还没有真正到来,现在还处在初期阶段。“AI将来是个常态,未来任何事物都是‘AI+人’,比如未来所有的车都是自动驾驶”。

  对于当下AI投资增速下滑的现象,刘立丰认为,除了数据问题之外,下滑现象与投资人希望投资快速回报的需求有关。很多投资人希望得到快速回报,但AI是个需要长期发展的行业,“AI不是一个快速回报的行业”。

  关于汽车市场

  针对中国汽车市场发展,雷诺集团中国区主席、雷诺集团高级副总裁福兰在本次达沃斯论坛上表示,目前中国汽车市场整体有所下滑,销量下降。但从长远来看,中国车市会持续增长。

  目前,在中国电动车市场,新势力造车企业与传统车企混战,竞争激烈。同时,新势力车企面临来自市场的诸多质疑。对此,福兰认为,新势力造车企业不论在工程方面还是制造方面,都将面临很多挑战。但他认为,新势力造车也有可取之处,比如在和客户交流方面,新势力造车企业可以利用互联网的先进方法,与用户进行密切对接,促进市场发展。


2019年07月03日

减税降费措施全速推进 3000亿元降费实施在即
平安银行 前瞻经济半年报:长期向好趋势不变,稳经济仍是下半年重点

上一篇:

下一篇:

达沃斯干货梳理,聚焦八大热点,数字货币、5G、人工智能全涉及

添加时间:

道睿择视线

来源方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