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美联储暂停加息及讨论停止缩表、中美经贸摩擦出现缓和迹象等因素影响,2019年全球股市开门上涨。2019年年初至今,道琼斯工业指数累计上涨8.99%,标普500指数上涨9.49%,纳斯达克指数涨幅达到11.75%。此外,多数新兴市场主要股指的累计涨幅在4%至7%之间。

不过,尽管美股迎来反弹盛宴,但投资者却相对冷静,不少对冲基金趁着美股反弹机会悄悄削减美股头寸。究其原因,业内人士普遍担忧美国经济或将衰退,美股反弹的可持续性不强。而经济增长稳健的亚洲市场则受到投资者的青睐,数据显示,在截至2月5日的五个交易日内,全球新兴市场股票ETFs共录得高达35亿美元的资金流入。

导读

对于欧美股市,尽管受访者认为2019年存在反弹的机会,但反弹的可持续性并不强。

进入2019年以来,全球主要股票市场普遍迎来反弹,市场风险偏好情绪明显有所回暖。

其中,去年跌入技术性熊市并拖累全球市场的美股,在本轮反弹中也成为一个“积极分子”。2019年年初至今,道琼斯工业指数累计上涨8.99%,标普500指数上涨9.49%,纳斯达克指数涨幅达到11.75%。

同为发达市场的欧洲股市年初以来表现也不俗,欧洲斯托克50指数累计上涨逾6%,在主要的欧洲股指中,英国富时100指数上涨逾6%,德国DAX指数涨逾5%,法国CAC40指数涨幅达7%。

这轮反弹来得如此猛烈,似乎已经让投资者挣脱了熊市的阴影。那么,到底出现了什么变化?反弹背后有何支撑因素?这场盛宴到底会不会散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市场超跌反弹需求、美联储政策立场更为“鸽”派、中美贸易谈判取得进展等多重因素触发了市场的反弹。

对于欧美股市,尽管受访者认为2019年存在反弹的机会,但反弹的可持续性并不强。从全球市场来看,受访者更为青睐新兴市场,尤其是中国的A股市场,明显存在更高的投资价值。

多因素支撑反弹

去年美股遭遇多轮剧烈动荡,其中10月份回调幅度近10%,12月圣诞期间更是陷入新一轮暴跌,标普500指数在震荡中不断下行,从三季度的2940点高位大幅下挫逾20%,跌入了技术性熊市。

进入2019年后,美股三大指数均迎来持续反弹。自去年12月24日“黑色平安夜”创下阶段底部以来,道指、标普、纳指已分别大幅反弹13.28%、13.58%、17.8%。

短短两个月内,从跌入技术性熊市到全线大幅反弹,美股呈现出“过山车”般的巨幅震荡行情,不仅让华尔街的投资者们心惊胆战,也让全球各地市场投资者的心情随之起起伏伏。

去年底的几轮暴跌中,最让投资者担心的,是美联储持续收紧货币政策、美国经济增速放缓企业盈利见顶以及中美贸易摩擦不确定性上升等因素。而经过年初以来这段时间之后,悬在市场上空的部分不利因素已经有所减弱。

当地时间1月30日,美联储发表2019年首份FOMC(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声明,货币政策立场变得更为“鸽派”。该声明不仅撤销了进一步加息的指引,还承诺在未来的行动中“保持耐心”。对市场另一“心头大患”,声明称准备好调整资产负债表正常化,必要时将改变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和构成。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更表示,未来加息的可能性在降温,下一步行动将完全取决于数据。

与此同时,目前仍在陆续公布的2018年四季度财报,整体情况好于市场预期,美股有望连续第五个季度实现双位数的盈利增长。中金海外策略统计显示,当前美股四季度业绩已披露过半,标普500指数中已经有333家公布了业绩,多数板块盈利仍好于预期,彭博汇总的指数整体超预期幅度约为3.4%。中美贸易方面,1月30日至31日期间举行的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取得重要阶段性进展,双方还明确了下一步磋商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表现迎来了大转变。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负责人洪灏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就指出,此轮反弹受益于几个原因:一是中美贸易谈判比大家想象中的要好,中方在最后的阶段做了很多努力,包括开放中国市场、外资准入、购买美国产品减少顺差等;二是美联储立场的转向,让市场松了一口气,否则一边加息一边缩表,对资产价格的压力是非常大的;此外,去年12月美股市场在短时间内急速下跌,市场存在反弹的需求。

“盛宴”恐难持续

不过,“美股的基本面和资金面其实并没有太大变化,市场主要担忧的还是经济增速放缓,而期待的利好主要还是美联储放缓加息次数减少,甚至不再加息”,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超跌反弹,加上美联储加息放缓的表态,以及中美贸易谈判取得一定进展,这些利好刺激可能让美股今年更多的是维持高位震荡。”杨德龙认为,年初以来这轮反弹的“持续性并不太强”。

从基本面上来看,尽管业内普遍认为美国2019年出现经济衰退的概率不大,但对于2019年经济增速放缓的预期非常一致。具体到美股的企业盈利,根据研究机构Factset的数据,截至2019年2月5日,已经有33家标普500指数的成分股公司对2019年一季度给出了负面的EPS(每股盈利)展望,只有9家公司给出了正面的盈利展望,这与2018年双位数盈利相比相差甚远。

因此,在欧美股市中,杨德龙更看好欧洲股市。“欧洲股市可能会迎来相对较好的反弹机会,因为过去两年欧洲股市表现比较一般,今年如果英国脱欧能有一定的方案出来,能够顺利的话,对市场预期是一个改善。”

即便如此,杨德龙也认为,欧盟股市今年仍然面临着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的风险,“毕竟全球经济经过近10年的增长之后已经出现乏力”。对于目前仍陷入困境的英国“脱欧”,洪灏认为,如果是“nodeal”(无协议)脱欧的话,会给欧洲及全球经济增长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目前,新一轮中美贸易谈判正在北京举行。洪灏认为,如果谈判结果不及预期,对全球经济增长会有较大的压力。这些都是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在当前的低利率环境下,洪灏认为,如果出现上述不利情况,欧洲央行已经没有再减息的余地,美联储虽然有一定余地,但低利率水平已经维持很多年,再减息也恐怕会让资产价格泡沫的情况更为严重。因此,相对欧美发达市场股市,洪灏与杨德龙均更看好新兴市场的机遇。


2019年02月14日

各地开出2019国企改革清单 混改与管资本成两大重头戏
2月份地方债今发行 计划额近3000亿元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股市“小阳春”

添加时间:

道睿择视线

来源方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